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3.4)作者:江小媚
【中心行的少妇们】(后续)(3.4)作者:江小媚
 字数:4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大难临头劳燕分飞4

   过了一年,周小燕的养殖基地已初有规模,至于效益也略有收入,关健是她 增添了不少设备。光是那海草做顶的木屋已建成两层砖瓦楼房,还有一个发电机 房。村里集资的人家都收到了高息的回报,并在小燕的带动下经营起饲料加工的 作坊,统统让养殖场收购。

   集资,集资,闲塞的渔村终于知道钱能生崽的这个道理,既然村主任林贵生 都拿出钱集资了,这一定是政府允许的了。大伙争相往外掏钱,如同撒谷种一样, 就等着创收。渔村的人思想很简单,懂得舍不得孩子打不着狼的道理。大家都认 为周小燕带给他们的机会是千年等一回。

   如今的周小燕已是这一带的名角闻人,附近四乡六里的无人不知她,她真的 浑身上下轻飘飘,差不多要扶摇直上了。就是林刚家中每天都是高朋满座,欢声 笑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过去的那些亲戚,一些本不认识却千方百计想跟她 结识的人都来她家串门了。

   她让挂红将家里的好烟好茶,统统拿出来招待客人,还上上下下的忙活。渐 渐地那些客人就不成帮结伙地来了,而是神神秘秘鬼鬼祟祟地都是挑平常人麻痹 大意的时候来,比如晚饭时间,要么干脆半夜十二点以后敲门,每个人都带着自 己毕生的血汗钱。

   「这是我多年的积蓄,听说你们在集资,年底按百分之二十分红,我也算一 股。」「挂红,这次就见外了,咱们过去是一个村里的,我还信不过你吗?」 「咱们在以前是同学,好歹姐妹一场,你也你管我,这钱一缩水,我都不知今后 怎么办?」「没这回事?!你收了我小姑子的钱,当我不知道?你也太没记性了, 当初她也是我带来跟你认识的。」「这是我们家全部的积蓄,听说银行又要减息……」有人干脆什么也不说,放下钱就走,纸包上写好自己的名字,废话就不用 说了。

   这一年风调雨顺,贵生除了出谋献策,还取系了市里的几大酒家;小燕更是 大显身手,又兼政府出台了休鱼的政策,这就使小燕的养殖海产品在休鱼季节供 不应求。林家兄弟更是视贵生为他们家的福星,像对待长辈一样将他供着。
   小燕和挂红各自都在心里暗笑,挂红经常流露出自己是大功臣的嘴脸,加上 杂货铺的生意也如火如荼,也就把别的人都不放在眼里。小燕很快就发现她已经 被宠坏了。她嫌家中的那台电视尺寸太小,嫌没有洗衣机,嫌洗澡不能洗淋浴。 她曾经是个穷媳妇,现在有钱了,日子就该过得像模像样。

   可是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是她设想的那样。她闹着要买洗衣机,要买淋浴器, 还要买一台十八英寸以上的大电视。林刚说:「我也觉得是该买,可是钱呢?」
   「我这不管,反正应该买,」挂红斩钉截铁说:「你去找你弟媳,让她拿钱 出来。」林刚不敢找小燕,但他找了弟弟,林奇的耳朵根软,禁不住他哥哥的轻 声细语。小燕在一边不说话,心里却一直在斟酌,盘算着该如何对付。

   等到谈话差不多要结束了,小燕像做出什么重大决定,宣布说:「洗衣机是 该买,这些年来,一直拿我们女人当洗衣机用,还是女人知道女人的苦处。」小 燕接着:「淋浴器吗,我也不知道能装在哪?」她的话其实是在提醒林刚,目前 的居住环境,根本不适合安装淋浴器。

   林刚把话带回到家里,挂红不想多说什么,她觉得与小燕是把钱捏得太紧了, 根本就不在乎她这个功臣。再遇见小燕她的脸色就不太好看,她觉得小燕的口吻, 就像自己是这家里的主人一样。从那后,难免说了些风言风语的,她的话并不多, 可是到了小燕的耳朵里,没有一句中听。

   吵着去了趟县城回来,天气还没热,挂红已经是短裙,配上露着肚脐的紧身 体恤。她把杂货当做自己的家里,衣着十分随便,永远是骇世惊俗的尽可能暴露,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将身上丰腴的肉展览出来。

   现在铺里佣了她的一个亲戚,她每天就装模做样地过来巡视一遍,然后就坐 到柜台上嗑着瓜子喝着茶,对着满街的男人卖弄风情。有人进来,她也不回避, 不仅不回避,根本不当一回事。明知道男人贼溜溜的眼珠,正盯着自己光溜溜的 大腿,盯着自己露出的肚脐,但是她并不在乎。

   挂红喜欢男人对她有兴趣,她喜欢自己很性感的样子。这天,小燕从斗屿过 来,见家里的大门紧闲着,敲打了好一会也响应,心想家里没人了。正想离开, 里面却有了应声:「谁?」小燕忙说:「你在家的?是我,挂红!」

   门开了,挂红头发蓬乱,一边用梳子梳着,嘴里噙着扎头发的皮筋儿,脸色 赤红嫩白,对小燕笑着。小燕说:「我还以为你不在的,你忙什么了?」挂红从 嘴里取了皮筋扎了头发,拉住了小燕,两人从那斜旁的楼梯上去,一推门,门后 竟站着一个男人,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却是贵生。

   「啊,原来你在这儿?」小燕斜眼说,贵生不知所措,立即笑道:「我来找 挂红办个事儿。」便去桌上倒茶水,才发觉壶里并没有水,就小跑了下楼去提水。 「大白天你们也干那事?」小燕责怪着说,挂红嘻皮笑脸:「不选这时候,还能 等晚上,光是你哥就把折腾得够呛。」

   贵生打了水上来,她们便不再说了。三个人就在楼上泡茶,小燕说:「斗屿 都快断饮了。」「你哥早上过去,怎不说,累得你还跑了一趟。」挂红说,小燕 瞟了贵生一眼:「也是忘了。」她侧过头来看挂红,发现挂红正向贵生眉眼传情 乱送秋波。

   贵生碍着她的面,不敢做得太过分,那挂红却是敢做敢当的样子,两眼珠子 脉脉传情,直直地瞪着贵生,早把身边的她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小燕内心立刻翻 了醋坛子,一肚子沮丧,又不便当场发作,便硬是拽着挂红下了楼,到了杂货铺, 把那些吃的用的装了纸箱,又叫人帮着送到了码头。

   正待要开船时,小燕猛然见到岸上贵生的儿子放学,正在海滩跟一群孩子打 闹着,小燕过去拉住孩子说:「快回家告诉你妈,你爸就在挂红姨家吃饭了,晚 饭不用等他。」

   小燕刚一走,挂红便把门又关闭了,她刚从楼梯上了二楼,贵生就一把将她 拉进怀里,她的身子一软紧靠着他的身体。「让这骚浪娘们搅了好事,让我再好 好地犒劳你。」挂红抚摸着他的脸颊说,他的双唇紧贴着她的肌肤。「那还等什 么,快点脱了衣服。」他晕头转向地说。

   「看把你急的。」她一边说一边脱除衣服,他在她的身上狂吻着,嘴巴到了 她乳房的时候,他把乳房托到他的嘴里,顺势将她的奶头轮流含在口中,恋恋不 舍地吸吮着。他的手也没闲着,就在她的大腿内侧摸弄着,一下就到达了她肥满 的骚穴,湿呼呼地弄出水来。

   「真骚,又流出这么多水。」他喃喃低语道,把一只手放到她的胸前并且用 力一推,她一屁股跌坐在床上,他紧挨着她坐下,将手放在她膝盖上用力一挤。
   「你麻利点,我都等不及了。」她娇嘀嘀地说,他脱下衬衫,就在床沿上捞 过她的大腿扛在肩上,他的肉棒温暖强健,摇晃着将龟头对准她湿漉漉的肉唇, 并上下试擦着。挂红发出了猫叫春一样的声音。他猛地用力向上一顶,挂红便直 挺挺地猛然一窜,头撞到了床榻上,她也没觉得疼痛,尽自己所能用力夹紧阴肌。 随即便觉得下面一挤,他已插了进去。

   她领略着他的肉棒的强悍,在他狂风骤雨一般的抽送中嘴里叽哼地附和着, 尽情地享受着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快乐。「表哥!」她悄声喊道,声音有些颤抖。 他一刻不停地纵动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脸上往下滴落,似乎费尽力气在做 一件辛苦的事情。

   挂红实在难以自禁,高潮一下子到来。她的身体有规律地抽搐着,颤动着, 大量的淫液从阴道中涌流出来。他更加猛烈地抽插着,捎带而出的琼浆玉液沾湿 了她的大腿,顺着她的屁股沟濡湿了床单。突然间,她感到他的肉棒正在变大变 长,而且抽送的速并越来越快,她感觉到他的高潮来临了。

   伴随着的是他轻微而低沉地吐噜声,在几下强劲有力地抽动后,他开始变软, 松弛下来。他爬上了床,浑身松软地仰面一躺,挂红翻了上来。张开嘴巴将他那 根柔软、潮湿的肉棒完全噙吸口中。她用舌头舔着吸吮着,又将他的睾丸含入口 中轻轻地舔吮着。

   他把她拽近着靠着他,他们紧挨着平躺在床上。外面的天色渐渐地暗下来, 他一只手伸到她双腿之间,摸索着多汁的骚穴,接着他的手上下摩擦,沿着她肉 唇分泌的淫液,很容易就插入她后面的洞穴。他低垂脑袋开始吮吸她的一只奶头, 一边用手指干着她的后面,一边有节奏地吸吮着她的奶头。

   挂红再次亢奋起来,她感到他的肉棒先是松软的,然后又开始变硬。随着肉 棒的坚挺,他撇开她的肛门,将她压到身下。挂红大张着双腿美滋滋地等待着那 粗壮的一根,突然便听到楼下大门山摇地动的擂打声,俩人同时都一愣,所有的 动作都停下来了。

   「这时候,谁啊?」贵生问,挂红一脸茫然地:「会是谁?」外面擂门的声 音越来越大声,挂红爬起身草草地穿上衣裳,门刚开着一条缝隙,便见贵生的老 婆气势汹汹地破门而入,挂红大声地说:「你干嘛!」

   贵生老婆也不答她,尽管往里面楼上窜,挂红拦也拦不住,还让她猛的一推, 一个趔趄险些跌倒,她骂咧咧地跟着她的后面进了屋子。贵生老婆熟门熟路地上 了楼,床上散乱着一条大花被,黑黝黝地看见一丛头发,黑的头发随着碰门的声 音一动,露出了贵生的大脑门,一见到自己的老婆,大惊失色,连忙用被子蒙住 了头,焐在热被窝里死活不肯出来。

   贵生老婆怔了怔。「你倒好,说是要去镇上开会,原来是来睡女人了。」咬 牙切齿地找家伙,顺手捞起了一大红的龙凤图案暖水瓶,恶狠狠地朝梳妆台上的 玻璃砸去,哐啷啷响成一片,碎玻璃和水满地都是。挂红傻了眼,手指着贵生老 婆,不敢开口,也不敢过来劝。

   贵生老婆乱打一气,能砸的就砸,能掀翻的就掀翻,又扑到床前,用力揭开 那条大花被。贵生毕竟是男人力气大,抱牢着被子不肯放手。一扯他的那条腿露 出来了,光光的,白得晃眼刺眼,他老婆揭不开被子,举着拳头就在被子上擂, 边摆边骂,擂得手疼,骂得喉咙嘶哑,哼哧哼哧喘着粗气。

   挂红这才愣过神来,她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阴阳怪气地说:「你们家有的是 钱,砸坏了打坏了,还能不花钱赔的吗。」「你这骚货,我早就看着不对头。」 贵生老婆喘了一会粗气,刚好聚了些力量,一眼又瞥见床头小框的塑料镜子,她 揭不开被子,就把怒火聚集到了这镜子上,一把抢过来,使劲地往下摔,又用两 只脚轮番去踩。脚抬得极高,重重地踩踏下去。

   「那个这么大胆,凭什么到我家中乱打乱砸。」挂红忍无可忍大声地叫着, 又对床上的贵生叫嚷:「哎呀,你大男人一个,老婆寻来了,也不用松成这副模 样吧。」如同火上浇油似的,贵生老婆冷不防跳了上去,一把揪住了挂红的头发, 长长的头发在她手中绕了绕,咬牙切齿往死里扯,舞了一阵,挂红痛得死去活来 连喊救命。

   贵生听见挂红叫救命,掀开被子赤条条地跳起来,又见他老婆这凶狠劲,反 倒不知所措,上来分开她和挂红,不让他老婆再揪着了挂红,偏过头对挂红说: 「你先避一避,这女人不要命了,犯不得跟疯狗斗气。」

   挂红一边退一边捂住脑袋做出痛苦万分的状态,边说:「管不住自家的男人, 那是你自己的本事,怨谁,这怨谁?我是不要脸,就不要脸,你又能怎样。」贵 生老婆暴怒着还要扑过去,贵生紧拎着她的一条手腕,将她拖到了床前,手一扬, 将她推倒到了床上。

   「老婆,你就饶了我,有事咱回家说好吗。」贵生压住他老婆,拿眼示意挂 红快点离开,但挂红却偏偏不走,嘴里还不依不饶地:「就你这样,也配出来偷 腥养女人,真的丢尽了你家祖宗八代的颜面。长个鸡巴有啥用?也好,今儿这母 老虎打上门来了,砸了我家。冤有头、债有主,大家把话说清楚。」

   贵生死命地按住他老婆,扬着脸对挂红大声地说:「你就不能少说一句!」 「我怎么不敢说,你这样的男人原就是靠不住的,想想当初你死皮赖脸花言巧语 地哄我,那口气,就是骗我当皇后娘娘也不过如此。」还没等她说完,贵生老婆 挣脱开,又要冲过去和她撕打,挂红吓得直往后退,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
   贵生张开双臂,拦住了她,他老婆被拦着左冲右突过不去,眼见桌上放着一 盆水,她端起脸盆,对着贵生劈头盖脸地泼过去,又以脸盆为武器,乱砍、乱抡。 挂红和贵生东逃西藏,用手挡着,用手捂着,慢了一些,那里就被重重地挨了一 下,挂红鬼叫狼嚎,满地的玻璃碎片,满地的水,满屋子都是哭闹的声音。贵生 老婆突然扔下盆子,拉起了贵生拚命地夺门而出。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