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狗尾 1
狗尾 1
 
(一)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十时平阳市委 

在上午十时召开的平阳市抗洪工作总结会暨灾后重建动员会上,听到省委领 导宣布授予田立业同志烈士称号,高长河流泪了。为田立业,也为那些在洪灾中 失去家园的乡亲。 

当会议主持市长文春明宣布让高长河讲话时,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坐在旁 边的市委办公室主任刘意如用手捅了捅他,高长河才从恍惚中回到现实。 

讲话中,高长河高度赞扬了围堰乡百姓的牺牲精神,强调为搞好灾后重建工 作,各级领导要亲自挂帅,保证重建物资、饲料、种子的供应。同时,也严厉批 评了那些不关心百姓生活、不关心群众生死的官僚作风。 

刘意如有些坐不住了,高书记虽说没有点名,可她觉得处处是针对女儿金华 的。金华在对待大明公司的问题上是做的有些过分,刘意如也批评过她,可听高 长河讲话的意思,似乎要把田立业的死也归到女儿头上(如果不是女儿告状,老 书记姜超林也不会到省委去找华波书记,田立业也就不会回到市委了)。 

刘意如的脑子一片混乱,为了女儿的前程,她处处留心,左右逢源,没想到 会是这样。会议散后,刘意如机械的对各位告辞的乡县长们点着头,心里却想着 女儿的事。 

高长河心里对金华的意见确实很大,由于金华的告状他被老书记骂了一场, 搞得很被动,暗地里想应该给金华调动一下,调到市妇联或什么小局里当个一把 手,毕竟烈山县的工作太重要了,关系到全市的经济,他不能不考虑。 

回到家,刘意如马上拨通了女儿的手机,金华也是一肚子委屈,赌气的说大 不了不干这个代县长了,刘意如劝说了女儿半天,女儿才平静下来。 

刘意如也感觉到以前总往老书记处跑是个失误,毕竟平阳的市委书记现在是 高长河,应该多跑跑,帮女儿做做工作,想到这里,她匆匆扒了两口饭,起身赶 到红楼去了。 

下午陪着省委领导跑到镜湖市围堰乡看了灾情,高长河的心里十分沉重,送 走省委领导,感到十分疲惫,让服务员送了一份蛋炒饭,吃完后就和衣靠在沙发 上小憩片刻。 

刘意如进来时,高长河正在冥想,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新华社记者李馨香, 他和这个漂亮的女记者只有数面之交,却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有一次甚至发 生了梦遗,这可是他结婚后第一次。醒后看到空空的床边,他甚至想是不是应该 把妻子也调过来。 

刘意如轻轻的敲了一下门,高书记一下清醒过来,忙说请进。 

一看进来的是市委办公室主任刘意如。 

对刘意如,高长河还是有依赖的。刚来的时候看到她把什么工作都安排好, 处处留心,他有些不适应,也很抵触。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他适应了,而且 感到有些离不开这位办公室主任。 

这次金华的告状,他也曾想过,是不是刘意如授意的,如果真是这样,他也 要考虑刘意如的调动问题了。 

见到刘意如进来,高长河马上意识到她一定是为今天上午自己的讲话而来, 心里有些警觉。 

嘴里却客套的说:“刘主任,有事吗。” 

刘意如一肚子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也就客气的说:“我看您这几天太累 了,来交待一下招待所给您做几个有营养的饭菜补补身体。” 

高长河想坐起来,不知怎么脖子却有些落枕,他挣了一下又躺倒在沙发了。 

刘意如一看,马上来到他身边,用手轻轻的帮他推拿起来。 

高长河感觉十分的舒适,他理智上感觉这不太合适,心理上却希望再享受片 刻,于是眯上了眼睛。 

刘意如轻轻的在领导的肩膀上推揉,高长河确实太累了。 

感到了舒服,高长河不禁轻叹了一口气。 

在轻轻的推揉中,高长河恍惚回到了小时候,那时每次他打完球,母亲都轻 轻的帮他做按摩。 

下面的事,后来谁也回忆不起来是怎么发生的了…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上九时平阳市委招待所 

随着天渐渐黑了,室内也暗了下来。 

在刘意如有节奏的按摩下,高长河慢慢进入半睡眠状态,刘意如慢慢坐在沙 发上,将高长河的头放到自己的腿上,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和肩膀。 

由于穿着裤子摩擦生殖器,高长河的睡眠也不安稳,他又梦回到和女记者的 亲热…… 

见到高长河的呼吸渐渐急促,而且腿中间的裤子也鼓了起来,刘意如意识到 什么,有些脸红,这么多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这么接近,而且是自己的领 导。她想把领导的头抬起,哪知腿被压得时间长了,血一下冲到大腿,她只感到 大腿根一热,仿佛有人在用手抚摸自己的敏感部位,下体很快湿了,突然有了很 强的性冲动,感觉到身体的空虚,很想有东西来填补…… 

于是她腾出一只手开始抚摸自己的私处,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高书记。 

高书记又梦到回了家,见到老婆,两人互相搂抱亲吻,他翻了个身,一下搂 住了刘意如,嘴正好对着她的乳房,轻轻的吸嘬着。 

刘主任也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快感,慢慢,两人搂在一起,互相亲 吻起来。 

高长河也不知是梦中还是清醒,将手伸进了刘意如的裙下内裤里,里面已经 湿热一片了。刘意如也抚摸着高长河的肉棒,她的神志里已经没有什么领导书记 了,她只知道自己很想要,自己的下面很需要这根肉棒。 

刘意如褪掉自己身上的连衣裙,丰满的乳房已经滑脱到胸罩外,鼓鼓的下腹 急速的起伏着,她推下自己的内裤,露出了黑蓬蓬、毛茸茸的私处。 

高长河的手已经滑入她的缝中,另一只手也捏住了她的乳房,刘意如忍不住 呻吟起来。 

这成熟女性的呻吟更刺激了高长河的性中枢,他已经从睡梦中醒来,但实在 无法控制自己了,他毕竟几个月没有沾过女人了。 

他抬起她的腰,使刘意如头朝沙发,撅着屁股站立,只见肥大的阴唇上长满 了毛,一滴滴淫水挂在上面,阴唇由于充血而变得鲜红,白白的屁股,黑黑的阴 毛,红红的阴唇,构成了一幅沟人的春宫图。 

高长河再也忍不住了,掏出肉棒就往那肥美的肉穴中刺去。 

刘意如只感到一震,一下觉得自己的下体充实起来,她晃动着屁股,嘴里啊 啊的哼着,感觉自己整个人象在云上漂动一样。 

高长河觉得自己的肉棒陷入一个湿热的洞穴,受到了深深的挤压,仿佛有很 多手在揉搓,又仿佛有很多嘴在吸嗦,他控制不住自己了,狠命的抽动几下,啊 的一声,一股浓浊的精液射入刘意如的肥穴中。 

感觉到高书记的抽动加快,刘主任的身体里象有无数小虫在爬,她全身的毛 发都耸了起来,阴道一紧一紧,头脑里一片空白,当高书记的精液射入时,她已 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了。 

射完精的高长河,默默看着眼前这具白白的肉体,心里突然觉得刘意如很可 怜。 

(二)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十一时平阳市委宿舍大院 

刘意如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路上,她一直处于一种亢奋和失落的状态。 

当她从性高潮的半昏迷状态清醒过来时,看到高长河已经穿好衣服,正坐在 沙发上看文件。低头一看,自己的乳房从胸罩中完全脱出,而胸罩已经滑到乳房 下面,内裤完全脱下,挂在一只脚边,阴毛上沾满了液体,不知是自己的还是高 长河的,不由得面红耳赤,她使劲摇摇头,想证明一下是不是在梦里。 

在证明了自己不是在做梦后,她做的第一件事是赶快用手捂住了胸,仿佛湿 漉漉的下体并不是她的,露出也没什么了不起。 

当刘意如完全穿好衣服,面对高长河想说什么时,高长河朝她摆摆手,示意 她坐下,递给她一杯茶,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来找我,是为了我上午的讲话 吧,实话和你说吧,我是打算让金华换换地方的,烈山的问题太多了,我怕她控 制不了。” 

刘意如也平静下来,她整了整裙子,两腿并拢,又恢复到办公室主任向市委 书记汇报的状态。 

“我知道您对金华有意见,认为她是老书记的人,又对您隐瞒事实,可金华 真的是想把工作干好呀,而且您看,烈山县这么大的案子,在老书记在时,她都 没有汇报,而您一上任,就向您汇报了,这说明她还是想向你靠拢的。” 

“不是向我,应该向组织靠拢。”高长河点了一句。 

“对,对,是向组织靠拢。”刘意如连声应到。 

高长河点点头,不得不承认,在对原烈山县委书记耿子敬的贪污腐败问题上 金华还是很有原则的,而且烈山县两套班子全垮了,就剩下金华一个人,如果再 调离,确实有些工作不好进展,想到这,高长河说:“这样吧,关于金华同志的 工作问题我再考虑一下。” 

在办公室工作了几十年的刘意如,深知领导讲话的艺术,点点头,“您早点 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回到家刘意如感到两腿间那片肉热辣辣的,仔细想想,才50出头的人,已 经多少年没有性生活了。 

她不由的想起老公金子列了,金子列当年在省政府任副秘书长,被认为是平 阳市委书记的候选人之一,哪知在一次省府团拜会上因酒精中毒不治而逝去了。 后来,姜超林任平阳市委书记后,一次感慨的对刘意如说:“如果老金在,我应 该是配合老金搭班子的呀。” 

想起了故去的老公,刘意如不禁低声抽泣起来。 

哭了一会,心情好些了,看看表,已经十一点了,想想明天还要陪省委宣传 部的同志去镜湖市,刘意如起身去卫生间洗澡了。 

卫生间的镜子里,一个50岁微胖的女人,腹部已经有了很多赘肉,大大的 乳房向下垂着。当热水从莲蓬头冲下时,刘意如感到一阵舒适,不禁回忆起刚才 高书记插入时那一刻的充实,想着想着,感到两腿间又开始热了,于是手情不自 禁的向下面摸去……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十一时平阳市烈山县政府宿舍 

平阳市烈山县代县长金华也没有睡觉,刚才接到母亲的电话,她感到一肚子 委屈,一心一意想干好工作,却被新领导不点名的批评了,还上纲上线什么不关 心群众生死,她真的不想干了,甚至想当时和承平一起走了,一了百了多好。 

崔承平是她大学的同学,两人在学校时就已经同居了,金华甚至偷偷去打过 一次胎。大学毕业,承平放弃了留京的机会,和金华一起来到了省城。 

承平分配到省委宣传部,而金华分到了省政府组织部。后来承平响应组织号 召去援藏,金华也要去,被刘意如劝阻了。金华和承平商量好,两年后承平回来 也是副处了,能有一套三居室,到时结婚。 

哪知道回来的不是承平,而是……,在一次下乡中,因车祸,承平牺牲了, 尸体翻入雅鲁藏布江,连影子也没有了。 

失去了承平,金华象变了一个人,成天上班一句话不说。组织上怕金华在省 城上班,成天睹物思情,就将她调到平阳市烈山县后洼子乡任副乡长,一来为了 给她一些具体工作,减轻她的痛苦,二来也作为第三梯队培养。 

金华到了乡里,把全部心思放到工作上,利用在省政府的关系,为乡里要了 一些政策,使全乡的产值增了两成,一年后被全票选为乡长,两年后又被选为烈 山县副县长。 

金华在工作上认认真真,生活上也朴朴素素,曾被新分配到县政府机关的大 学生称为修女县长。 

这些年,金华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女人,心里也没有一丝的儿女情长。 

今天被高书记在会上不点名的批评了以后,她忽然觉得自己很脆弱,很想靠 在一个坚强的肩膀上,她拿起乘平的相片,嘴里默默的吟道:“乘平、乘平、你 要在多好啊,你怎么不带我一起走啊。”她就这么吻着相片睡着了。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十一时北京新华社鲁谷宿舍 

这晚,睡不着的不止刘意如母女俩,新华社记者李馨香和白玲也度过了一个 不眠之夜。 

李馨香,人大新闻系的研究生,曾被誉为人大校花,据说当年因周末约她出 去的外校学生太多,人大的研究生们自发的组织了捍卫校花的活动。 

毕业后留校任教,她的课也总是人满为患,不光男生,连女生也喜欢看她, 觉得她有味道。 

据传,一次官居副总理的某老看过她写的一篇关于现行体制与改革的报道后 感慨说:“这么目光敏锐,文采出众的同志不应该在校教书,应该多派出去搞一 些调研,为我们的改革工作多一些参考。” 

第二天,新华社人世局领导拿着国务院领导的批示,来到人大,就这样李馨 香调入了新华社。 

刚到社里,大家就传闻来了一个美女,一些资深老记们有事没事就往她身边 凑,甚至中午吃食堂,身边也总围着那些馋猫。 

到了新华社,李馨香搞出了一系列有分量的报道,很多作为内参报上去供领 导参考。慢慢,各省都知道了新华社美女李大记者,她到了哪里,都由宣传部长 小心翼翼的陪着,生怕出什么纰漏,一篇内参上去,吃不了兜着走。 

几年下来,李馨香看透了官场里的这批男人,甚至对男性都产生了厌恶,到 现在还是孤芳自怜。 

这次来平阳,一来是田立业通过白玲邀请的,二来也是为了出来转转,散散 心,根本没想写什么,没想到一到平阳就遇上了平轧厂问题,职业的敏感使她抓 着这个线索写出了“关于平阳轧钢厂投资黑洞问题的报告。” 

在平阳采访的几天,一直是田立业和胡早秋陪着她,这两个人嘻嘻哈哈的作 风,使她感到新奇,没想到中国官场上还有这样的活宝。三个人一起东奔西跑, 一起去吃小吃,使她想起了大学的生活。 

对高长河,她的印象也很深,他不象她采访的一些干部,一门心思向上爬, 拼命巴结她这位通天人物,相反,对她还很冷淡,仅安排一个田甩子陪她,这使 她产生了一丝的失落,要知道李美女到哪里不是一把手亲自接待呀。她很好奇, 很想从这位跨世纪干部身上挖掘一些素材,写一写这些中级、中年领导干部的经 历、生活。 

今天她才从南方某大城市回来——那里的防洪设施惊现豆腐渣工程,她被社 领导点名派去了解情况,就接到姐们白玲的电话:“姐们,你可回来了,今天晚 上什么也不许安排,我上你家找你去。” 

“呦,是不是你那位董事长又出国了?”李馨香笑问。白玲的老公成昆是某 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经常不在家。 

“别提他,晚上我带两瓶酒,咱们姐俩好好喝点。” 

晚上,白玲真的拿着两瓶酒来了。 

“馨香,我要和成昆离婚,今天晚上就住你这里了。”一进门白玲就来这么 一句。 

“什么呀,说风就是雨,先吃饭。” 

三杯酒一下肚,白玲有些晕了,“馨香,我跟你说,男人没有好东西。” 

…… 

原来白玲采访提前回家,却撞见成昆和某个小明星搂在一起…… 

后来两人又说到田立业,又都哭起来。 

李馨香也有些喝多了,她搂住白玲,叹息道:“怎么好男人这么少啊。”白 玲想起自己大学的初恋情人,哭的更伤心了。她紧紧抱住李馨香,两个人就这么 面对面的抱着。 

慢慢,随着两人乳房的互相接触,一丝奇异的感觉在两人身体间升起,两个 美女情不自禁的接吻起来。 

两个人的舌头在对方的口腔中探索,手也轻揉着对方的乳房,四条腿扭到了 一起。 

两个人慢慢退到床上,白玲顺着李馨香的脖子、胸脯、小腹吻下去,李馨香 呻吟着,鼓励着白玲继续往下。 

白玲的舌头终于触到了蜜源,不顾一切的伸了进去。 

李馨香被刺激的拱起了身,她也向白玲的蜜洞发起了进攻。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九时烈山县政府大院 

代县长金华一上班就把工商、公安、劳动保护部门的一把手叫到办公室,了 解有关大明公司工人中毒案的进展情况,工商局领导汇报说,工厂已经查封,正 在请有关部门作资产评估,已经上报到省里,其他领导也分别介绍了情况。 

这时,电话铃响了,是刘意如打来的,金华摆摆手,几个局长出去了。 

“妈,什么事?” 

“金华,我和你说,明天下午三点,高书记陪市纪委副主任老高到你那里, 接替孙亚东的工作,你找个机会,向高书记做个检讨。” 

“我不,他把我撤了算了。” 

“啊呀,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话,告诉你,高书记开始是有这个想法,经 妈的工作,他改变了想法,可你也一定做的让领导有台阶下呀,我和你说,高长 河以后可是有前途的,我看他早晚得调到省里,听妈的话,好好和高书记接近一 下呀。对了,明天我也陪着去。” 

放下电话,金华琢磨起来,怎么听母亲的口气有些不一样呀。 

这时,秘书科李科长敲门进来,说接到市里通知,明天下午三点高书记和市 纪委高副主任来烈山,晚上住烈山,后天早晨九点从烈山去镜湖。 

金华心不在焉的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她不知道高书记明天来带给她的是什 么…… 

(三)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八时省人大办公楼 

新任省人大副主任的姜超林通过这场特大洪水,不得不承认在对待田立业的 问题上自己不如高长河。而且通过沟通,彼此加深了了解,大家都是为了平阳市 的改革开放,都出于公心,都出于对党的事业的忠诚。 

思想通了,姜超林觉得应力所能及的帮高长河做些工作,为平阳尽些力。前 几天他带队到兄弟省考察学习,他特地对三陪收税的问题为了一番调研。今天一 上班,他就拨通了高长河的电话。 

“我的老班长,这么早就查岗啊,”高长河电话里嘻嘻哈哈。 

“长河,我和你说,以前文春明和我提过你们打算对三陪收税,当时我曾明 确表示过反对,这次到兄弟省考察,他们有些地方确实走在了前面,我想,你们 也可以搞搞调研,对这个问题重新议议。” 

“什么,华波书记不同意,他那里我去做工作,记住,只是有偿侍陪服务, 你们可不许胡乱搞啊。”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八时三十分平阳市委碰头会 

高长河把老书记的电话内容大概和市长文春明说了,“太好了!”文春明说 道:“这次洪水闹得市财政处处吃紧,是该开源节流了。” 

考虑到要到烈山、镜湖待几天,高长河又把工作安排了一下,临散会他说: “大家知道,由于抗洪工作,烈山领导班子的调整工作暂时搁下了,这次到烈山 我打算对县里的主要领导进行一次考核,各位也考虑一下烈山两套班子的调配问 题。”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三时烈山县政府大院 

高长河、刘意如一辆车,市纪委的几个同志一辆车,下午三时准时来到烈山 县。 

来到代县长金华的办公室,高长河做了介绍后严肃的对金华说:“这次老高 他们来,原则上对市纪委、省纪委负责,他们的身份要注意保密,不要搞什么接 待会了,他们的食宿自行安排,县里就不要插手了。”金华点点头,表示理解, 自从孙书记出事后,她对工作组的同志采取了严密的保卫措施。 

纪委老高打了招呼后,就分头去找工作组的同志了解情况,开展工作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刘意如、金华、高长河,场面一时有些沉闷。 

金华打破了沉默,“高书记,我向您做检讨,在大明公司的问题上,我犯了 严重的错误。” 

高长河摆摆手,“金华,你也是老党员了,党的组织纪律你应该知道,你怎 么能够对上级不负责任的汇报工作呢!” 

刘意如看到高长河的话有些严厉,金华的脸通红,担心女儿又说出什么“不 干”的话,忙接过话,“高书记因为你的汇报,被老书记一通批评,他都没有把 你说出来,你呀以后一定要加强政治觉悟,向高书记好好学习。” 

高长河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些严厉,放缓了语气:“金华,你作为市里第 一大县的主要领导,做事一定要以大局为重,党既然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你, 你就一定要干好。好了,不说这些了,说说,你这个大县长今晚在哪里请我们吃 饭呀?” 

金华也笑了,“今天晚上,在县宾馆小餐厅,县人大、政协两套班子主要领 导做陪。” 

“我的县长,我就替你省省吧,通知他们,今晚的接待取消,我听田立业说 你们这里的小吃不错,今晚,就请我吃小吃。” 

刘意如看到高书记一口一个“我的县长”,心里有了谱,忙说:“哪能让您 上街吃小吃呀,我们家金华的手艺不错,要不,晚上就到金华家,让她给您露两 手。” 

“好,今天我就吃你的噌饭了。”说完,高长河一下意识到“噌饭”这个词 有些暧昧,不由回头看了一下金华,女县长金华的脸又红了。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四时北京宣武门新华社大楼 

李馨香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已经愣了好一会了,关于平轧厂的系列报道她 怎么也写不下去,一写平轧厂她就想起田立业,想起田立业又想到了白玲,想起 了前天晚上的疯狂。